法媒抹黑中国援助 阿尔及利亚外交部召见法国大使


德国《焦点》周刊称,在不确定的时期,德罗斯滕总有能力以一种易于理解和简洁的方式,用热情、镇静的专业声音来解释极为复杂的疫情。他让德国人从恐慌情绪中平静下来。“德国的幸运。”《法兰克福汇报》这样评价他。

2000年,28岁的德罗斯滕在著名的伯恩哈德·诺赫特热带医学研究所实习。2003年,他成为非典病毒的共同发现者之一,并在美国疾控中心之前研发出快速诊断方法。2007年,德罗斯滕成为波恩大学病毒研究所所长,5年后,他领导的小组开始研究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

自1984年以来,福奇一直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2019年“谷歌学术”的一项引用分析显示,福奇在有史以来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学者排名中位列第41位。据报道,福奇多年来数次拒绝出任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的邀请。

福奇最为人称道的不是他的履历,而是他在公共卫生危机应对中的传奇经历。从里根时代开始,福奇已经帮助6位总统应对各类挑战。近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福奇畅谈了同每位总统的交往经历——他与老布什“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后者“真诚地想了解艾滋病毒问题”;他和克林顿的关系很好,“但这是非常正式的关系”;小布什的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是“美国总统做过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奥巴马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这位身材瘦削、有着一头卷发的专家频频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并很快征服了德国人。德罗斯滕还在北德广播电视台推出新冠肺炎播客节目。第一集的观看人次在2万左右,最新一集已超过50万。汉堡听众汉娜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德罗斯滕教授举止有礼,平易近人,她特别欣赏他坚持以事实说话的作风。他此前曾说“天气回暖后,病毒的传播会减缓”以及“戴口罩无用”,后来都进行了纠正。

德罗斯滕在德国北部下萨克森州的一个农场长大。作为家中长子,他本应接管家庭农场,但20岁时人生轨迹改变了:他进入多特蒙德大学学习化学工程,随后在明斯特大学学习生物学,两年后他又前往法兰克福大学学习人类医学。

对福奇的矛盾看法,折射出当前美国疫情应对的一大症结——在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人们从不同渠道接受信息,对种种客观事实难以达成共识。《名利场》杂志写道:“福奇一直在发动一场战争——一场说服的战争,他必须说服一个多元化、联邦主义、高度党派性的国家认真对待病毒的威胁。”

当天早些时候,魁北克省宣布新增732例,累计4162例。这是该省截至目前新增感染病例最多的一天。死亡病例增至31例。

“我收到3000封邮件,几百个电话,每一个参议员、每一个州长、每一个众议员都想和我说话,而我每天只能睡两到三个小时。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福奇日前如此描述自己近来的工作节奏。他还坦承,媒体上关于自己的报道,95%都没有时间看。

截至发稿时(当地时间3月31日18时20分),加拿大累计新冠病例共计8591例,死亡101例。当地时间3月31日下午,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召集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央行行长及欧元集团主席举行视频会议,跟进自3月26日欧盟峰会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欧盟的社会经济影响及下一步的应对措施。